陕西自考网首页
|
2022陕西自考网学习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资讯

西藏藏医药大学是如何传承和发展藏族药文化的?

时间:2023-06-06 17:44:30 作者:容鸿鸿

导读:" 西藏藏医药大学是如何传承和发展藏族药文化的? 1. 藏族药文化的背景 简介:西藏地区作为集中分发藏医资源的中心,有着深厚的藏族药文化。 传统特点:主要由神秘仪式、口口相传、符号象征等方式流传。 当前现状:随着价值被重估,越来 "

西藏藏医药大学是如何传承和发展藏族药文化的?

1. 藏族药文化的背景

简介:西藏地区作为集中分发藏医资源的中心,有着深厚的藏族药文化。

传统特点:主要由神秘仪式、口口相传、符号象征等方式流传。

当前现状:随着价值被重估,越来越多人开始重视对这种古老智慧和技艺的保护与继承。

2. 藏医大学在继承方法上采取了哪些举措

教育体系改革:设计开设相关专业课程,如“阴阳五行基础理论”、“方剂制备技术”等。

优选资深专家进行教学,注重经验分享、亲身实践示范并持续吸纳优秀人才加入工作队伍。

学校教师鼓励目光长远,致力于利用最新科技设备提高到达知识和储存知识的手段。

3. 近年来公司在菜单创新方面取得了哪些成就

结合当代时代需求,在传统理论框架内实现从对单一传统草药的认知,到多种草药组合的治疗方式。

通过现代技术手段,确定更加精确、更有效的时机制备方剂和操作步骤迈出了坚实一步。

4. 藏医院所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人才流失: 高校毕业生成为藏医生等相关专业后,许多人将自身价值视角转向了其他领域。

供给不足:目前提供材料物质上限制了该种文化及其技术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进一步普及使用。

国际市场竞争:外国竞争者逐渐意识到这种古老文化艺术的重要性,并也开始致力于相关科学研究。

藏医药学的教育历程

  国家投巨资建立的西藏藏医学院,经过10年的发展,已成为中国最大、最权威的藏医大学。

  目前,学院招收的学生全部是藏族,授课教师也是藏族,使用藏语专业教材。本科生学制5年,藏医药教材包括《藏医学发展史》、《解毒学》、《月王药诊》等20多门科目。

  西藏藏医药学教育也得到了迅速发展。

  现已招收了两批藏医学硕士研究生的西藏藏医学院,目前已培养出650多名本专科毕业生,他们大都在西藏、青海、甘肃、云南等地从事藏医藏药工作,有的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行医。这表明,藏医药学后继有人。

  ◆1989年

  西藏大学藏医系与自治区藏医学校合并建立了西藏藏医学院。

  ◆1990年

  开始,近年来,藏医药教育还得到国际上的支持。在瑞士红十字会以及外籍人士帮助下,西藏先后成立了学制4至6年的日喀则边雄藏医学校、山南松赞藏医学校等一批专业学校,这些学校已经培养了300多名藏医藏药人才。

  除政府设立藏医学校和医疗机构外,父子或师徒相传这一传统藏医培养人才的方式,至态好腊今仍在延续。在西藏袜渗农牧区,民间藏医都带有徒弟。藏医药界的权威学者强巴赤列、措如·次朗和众多藏医药学家的身边,都有2至3名精通藏、汉语言的学生,帮助整理老师们口述的藏医药理论和实践经验。

  藏医学院院长措如·次朗教授主编的数十万字的《四部医典大详解》即将出版发行,国家级专家强巴赤列口述的四百多万字的《四部医典系列挂图详解琉璃说》正在编写之中。这些著作将成为后辈们的宝贵财富。

  ◆1993年

  2月,经国家教委批准独立设置为西藏藏医学院。从此,藏医药学高等教育正式列入全国普通高等教育的序列,是国内外第一所独立设置的培养高层次藏医药学专业人才的高等学府。学院建校以来,培养了上千名藏医药学专业人才。从硕士帆滑到博士,有整套培养体系,目前,54名硕士研究生已经毕业,37名藏医药学硕士研究生正在培养。

  ◆1998年

  国务院学位办授权西藏藏医学院为硕士研究生单位。目前,学院已有10名硕士研究生在校深造。

藏医药的传承意义

  藏医是具有悠久历史带敏、独具特色、疗效显著的一门科学,是藏族人民在复杂的自然环境中与各种疾病长期斗争所形成的民族医学,是中国医学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门。今天它与诸多先进的医疗体系相借鉴和结合,已经并将更好地为藏族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健康服务。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藏医药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蠢宴枝录。2007年6月祥纳5日,经国家文化部确定,西藏自治区的强巴赤列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26名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藏医学专业的发展历史

  藏医藏药是祖国医药学宝库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是藏族广大人民在同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逐渐积累起来的宝贵经验,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步地形成了具有青藏高原药物特点和独特理论,为民族的繁衍生息作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在封建农奴制度下的旧西藏,藏族医药事业发展受到了很大阻碍,几乎濒临绝境。

  西藏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十分关心和重视民族医药卫生工作,使藏族医药事业得以迅速发展。但是,在十年动乱中,它曾一度遭到冲击和破坏,粉碎“四人帮”以后,进一步落实了党的藏医政策,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藏族医药事业在西藏高原有了蓬勃发展。 1972年拉萨市卫生学校开办藏医培训班。

  1972至1983年,先后培养了181名藏族医药人员。

  1983年西藏唤禅自治区藏医学校建立。

  1985年,西藏大学附设了藏医系,

  1989年西藏大学在藏医系的基础上和西藏自治区藏医学校合并建成了藏医学院,当年招生30人。

  1987年青海藏医学院建立。

  1997年西藏青海五省区发布《藏医标准》。

  藏医学教育步入了正规教育时期,有三所高等院校设立藏医学科目。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药王山藏医学院前身是西藏大学藏医学院,由自治区教育委员会主管,学校类型为学院。

  在校学生人中,普通本专科生124人,成人本专科生55人;专任教师有59人,其中教授2人,副教授5人。

  学院培养专门从事藏医临床医疗、教学及科学研究工作的藏医师。

  该专业学生应掌握藏医学基础理论和藏医临床医疗技能,具有一定的现代医学知识,毕业后能够从事藏医医疗。

  主干学科有藏医基础医学、藏医临床医学。主要课程有藏医学基础、藏医人体学、藏医病机学、藏医诊断学、月王药诊选读、藏药学、藏医方剂学、藏医外治学、内科学、藏医外科学、藏医妇科学、藏医儿科学、藏医热病瘟疫学、藏医保健学、藏历推算、现代医学知识。

  修业年限为五年。授予学位为医学学士。未开设硕士和博士课程,青海藏医学院和甘肃中医学院同样设有藏医系。 随着21世纪到来,人们越来越关注传统医学独特性,也更愿意用天然药物来治疗疾病,而藏医药正是以其与天然、人文密切相关的特殊性而逐渐获得了外界的认可和赞许。

  党中央提出开发大西部的宏伟计划后,在改革开放的阔步中,藏医藏药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将其优秀的精华加以适当的研究和开发,必将更能满足人们对于健康新知识的需求。

  我国必将以自己独特的民族特色和资源优势展现在世界各国人民面前,而藏医藏药正是其中最具特点的优势之一。

  越来越多的藏医药工厂的建立,越来越多的藏药产品的出现,正是印证了藏医药的发展前景是乐观的。但应该看到,由于西部尤其是西藏自治区的经济总体水平较低,各方面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这就需要西部地区广大人民的共同努力,以及国家及东部地区的大力支持,而且,也应该吸引大批的科研工作者支持并参与藏医药的发展工作。

  各个藏医乎历院藏医系都应该在当前这个好的形式下,调整院系的建设和教学工作,积极培养藏医药的各方面人才。 随着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的较快发展,少数民族地区的医药卫生事业出现了很大变化,医疗队伍日益壮大,到1980年,全国少数民族地区建医疗事业机构26703个,比1949年增加了71倍;医院10433个,增加44倍,卫生技术人员324300人,增加了90倍。到1990年,少数民族地区的医疗事业机构已达28237个,比1981年增加2.3%,其中医院10803个,比1981年增加0.6%,病床257241张,比1981年增14.6%,专业卫生人员461245人,比1981年增长4.1%,其中少数民族专业人员100672人,占专业卫生人员总数的21.8%,比1981年增加4.74%。

  藏医药事业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藏医藏药正成为西部大开发中的投资热点。

  西藏自治区政府已经确定,通过西部大开发,把西藏建成全球最大的藏药材科研、生产、出口中心。

  作为知识资源,藏医药文化底蕴深厚。它植根于青藏高原藏民族传统文化土壤,其理论规范、思维方式、技术手段、医德伦理都蕴含着藏民族传统文化的特征。

  作为卫生资源和顷尘,工作基础坚实。据统计,西藏已有24家藏药厂,甘、青、川等地也有藏药企业10多个,藏药年总产值4亿至5亿元。

  1995年,我国首次颁布了藏药部颁标准,200多种藏药进入国家药典,14个药品被列为国家传统医药保护品种。作为工业资源,竞争优势显著,据初步统计,青藏高原共有藏药植物191科682属2085种;动物药57科111属159种;矿物药80余种,而且分布广泛,储量很大。藏药生产在自采、自种、自制、自用的基础上,已开始进入社会化生产,出现了一批现代藏药企业。国家已先后投资2亿元,在西藏和青海建立了现代化藏药厂,藏药生产企业已达30多家。

  随着藏药生产技术走向科学化、规模化和标准化,一批高技术含量的名优藏药陆续问世。在第二十六届日内瓦国际发明与新技术展览上,西藏生产的藏药“诺迪康”和“奇正消痛贴”获得国际发明金奖,并已进入美国、日本、韩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对于藏医药专业人才的需求也进一步加强,加之国家对于少数民族文化社会事业的支持,藏医药事业面临着巨大的发展机遇。随着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藏医药事业在少数民族地区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90年代,组织编著了《西藏医学论文集》,又在传统藏药的基础上开发出了一批新药,以“七十味珍珠丸”、“蒂达胶囊”等为代表的藏药已经为更多的人们所认识。

  随着21世纪的到来,人们越来越关注传统医学的独特性,也更愿意用天然的药物来治疗疾病,这一切对藏医药有了极大的需求。从事藏医药行业的人员,已经突破了地域限制,向全国及世界各国都有学术交流和相互学习。

  藏医药学也面临着重新发展的要求,同时同各相关学科的交叉也日益加强,对于藏医药工作者的要求也日益提高,需要的知识也趋于多元化,要求从事藏医药工作者掌握多学科知识。

  随着行业的发展,对于高级从业人员的需求也日益增多,具有良好的理论基础和实际能力的人员受到更多的青睐。随着国家医疗改革的推进,藏药事业也在向正规化、专业化发展,也要求人员有相应的发展。

  到今后一段时期,对于藏医院校毕业的学生,国家仍会给予一定的照顾,藏医学从业人员也会随着人们对予藏医药的日益喜爱,获得更大的发展。

民族医学文化中的“明珠”-藏医药

  藏医药是中国医学宝库当中一颗非常璀璨的明珠,那么多年,生活在雪域高原的藏族人民在自然和各种疾病当中进行斗争而累积下来的质量各种疾病的经验。那么,大家对于这种民族医学文化中的“明珠”是否了解呢?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从民族文化的角度一起来寻找答案吧!

  藏医药文明的体现——曼唐

  唐卡是藏族文化中最有特色和代表性的艺术形式之一,而表现藏医学内容的唐卡,藏语称为曼唐,它是医学和艺术的完美结合。曼唐是藏医先知为后世描绘的“多媒体教具”,是一本本形象的教科书。每幅曼唐由几个或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小图案组成,合在一起,完整地反映了藏医学的起源、理论及实践,甚至医生的核滚修养品德等内容。据说,数差曼唐的收藏遍及世界各地,如印度的藏医学中心、瑞典的斯德哥尔摩、英国的威尔康医史博物馆等,许多藏学家都以拥有一幅古老的曼唐而感到荣幸。

  藏医药文明的体现——历算

  藏医药和历算之间联系紧密,历史上学识修炼极高的藏医或僧侣,大多通晓天文历算。但天文历算研究涉及多个学科,难于深入理解和运用。一名研究员笑着说,“钻研了30年,但只掌握了天文历算学的1/10。”天文历算的中心是宇宙大环境,藏医药围绕着人体小环境,二改毕余者紧密结合。正常人体的生理变化、脉搏心率等,都和天文历算有关。治疗病人,藏医要根据时令和季节对症下药,采挖和炮制药品,也有严格的时间讲究。

  藏医药的发展前景

  自1979年以来,许多国家的学者对藏医药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开始研究藏医药。国外每年都有专家、学者赴西藏、青海、四川等地考察医药。一些国家还设立了藏医研究机构。如1983年,美国成立了西藏医学协会,其宗旨主要是研究在西方发展藏医药;西方一些藏学研究机构也设有藏医药方面的研究部门和专职人员等;西藏自治区藏医学院院长措如·才朗教授曾先后应邀赴日本、尼泊尔、匈牙利、美国、英国、法国、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进行藏医学术交流和讲学。

  随着新时期的到来,内地与西藏的交流日趋频繁。其中,西藏发达的旅游业为藏医学的传播创造了外部环境,藏医学神秘而又渊源的历史被更多的人熟知,青藏铁路的修建也为民族文化的传播提供了便利。在这个大背景下,藏医药与内地交流日趋完善。2006年5月20日,藏医药经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正因为文化的多元,文明的多样,世界才更有意义。不必比较谁更优秀,相信所有的民族医药,都是本民族文化的瑰宝,是本民族的选择和心爱。我们要做的——唯有更多的了解和尊重。

如何介绍藏药文化?

    青藏高原藏药产业调研

    一、千年藏药热销 带动系列产业发展

    4000多年前,藏医藏药起源于青藏高原,在特定的地理环境下,博采祖国和世界传统医学之长,形成了拥有完整系统和科学性的民族医学体系。近几年来,作为民族文化的一部分,藏医药逐渐被人们所接受和重视。藏药开始走出传统手工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向现代化迈进。而这一过程中,藏药产业链条得到不断完善,显示出广阔的发展前景。

    据专家介绍,青藏高原共有2000多种植物、170多种动物和80余种矿石可以入药。藏医学是融合了印度阿育吠陀医学、波斯尤那尼医学以及中医学的独特医学,藏医药和中医药有着相似的医疗思想,重视整体调节,重在恢复病人的整体平衡,这是中医和藏医的精髓。

    崇尚自然的藏医药,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逐步被现代人所接受和重视。由于对一些疑难杂症有特殊的疗效,藏药被不少人认为是来自雪域高原的灵药。在这种背景下,千年藏药,在现代得到了长足发展。自1995年我国首次颁布藏药标准以来,有200多种藏药进入了国家药典,40多种药剂成为保护品种。2000年公布的《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中,有35种藏药被收入。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藏药企业在百家以上,青海有20多家,西藏自治区有40余家,甘肃、云南、四川、新疆等地也有不等的分布。仅在青海省,藏药产业的年产值在2亿元以上,年增长速度在30%以上;西藏的藏药年产值在3亿元以上。青海省境内的金诃、晶珠等藏药集团,年产值都在亿元左右,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规模;西藏现有上规模的藏药企业8家,实现利税最高的为3500万元。同时,一些企业已经形成了集资源基地、医院、药物研究所、藏医教育、药品生产和市场营销为一体的集团型发展格局。

    各生产企业依托青藏高原特有的丰富资源,加强开发力度,推出了一批市场认可度高、附加值高的藏药产品,基本形成了治疗心脑血管、肝胆、消化系统、风湿、妇科疾病等五大类产品。藏药开始摆脱传统上依附于寺庙和家庭手工作坊的地位,向规模化、现代化迈进。青海省已经将藏药产业作为新的、具有地方特色的经济增长点,并希望将其发展为青海省支柱产业之一。

   段岁 藏医药的风行,不仅带动了种植、科研、营销等相关产业的发展,甚至推动了青藏高原旅游业的发展。目前,青海省藏医药生产线将对游客开放,全面反映藏医药文化的博物馆也将建成并向广大游客开放,藏医药成为青藏高原一大特色旅游产品。对藏医药拦模内涵的全面发掘和利用,为这一古老行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同时也使其具有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有限的藏药资简燃缓源能否擎起发展的一片天?

    二、有限的藏药资源能否擎起发展的一片天?

    近年来,传统民族医药的开发越来越得到重视,其中,藏药业的发展尤其引人注目。但是有专家担心,藏药产业过快的发展,引发的是一系列掠夺式的采挖、采集,这不仅会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还会给有限的藏药资源带来灭顶之灾。资源是否能够擎起发展的一片天,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特殊的地理气候条件下,青藏高原孕育了丰富的天然药物资源。资料显示,青海省有药用资源1660种,其中植物药1087种,动物药150种,矿物药57种;而西藏有植物类药材2584种,动物类药材175种,矿物类药材200多种。其中仅生长在海拔3500米以上高寒缺氧地带的珍贵药材就多达300多种。

    这样看来,藏药本身的资源储备还是相当丰富可观的。但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和对资源的掠夺式开发,藏药材陷入"越贵越挖、越挖越少、越少越贵"的恶性循环中。1公斤冬虫夏草的价格已经由几十年前的100多元,涨至万元以上,翻了百倍之多,据业内人士分析,其行情还会继续看涨。而掠夺式采挖对青藏高原生态的破坏,也是有目共睹。据西藏自治区有关部门的统计,青藏地区20世纪70至80年代大黄产区近1万平方公里绿洲变成黑土滩;到80和90年代对红景天资源"地毯式"的采挖,对草原破坏严重;90年代后期藏药工业化生产的到来,已对不少高原植被造成威胁,如獐牙菜、花锚、唐石特端香、唐特苜蓿、唐石特紫茉莉、翼首草、独一味、绿绒蒿、雪莲等数十种药材越来越少,特别是藏药生产链上原来就没有藏药材供应的主渠道,没有专业的机构,由于盲目采挖开发,生态环境被破坏,导致藏药材资源日益枯竭。

    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资料显示,青海省藏药材资源特别是地道药材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收购量逐年上升,而药材产区却不断缩小,产量逐步下降。几乎所有的产区都是只采挖不保护,有多少挖多少,哪里方便哪里采。这种无序的掠夺式采挖已经使青海境内不少优质资源枯竭,个别品种甚至有灭绝的危险。青海藏药材年需求量在2000至2500吨之间,但年收购量不足1000吨。有的药材,如藏茵陈,因产量大大减少,根本无法满足需求,不得不从省外收购,有些甚至要进口。据统计,目前仅青海省境内濒危药材的品种主要就有:雪莲、麻黄、红景天、藏茵陈、青海茄参、乌努龙胆等10多种。

    据专家介绍,藏药材本身所具有的种类构成广谱性、资源物种特有性、极端环境适应性等主要特点,使其成为具有广阔利用选择空间和较高潜在经济价值的宝贵资源,并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资源的不可替代性。然而由于气候、地理环境等原因,天然药用资源本身低下的再生能力和脆弱的生存能力又制约着藏药材资源大规模开发利用。天然药用资源难以保证中藏药产业长期发展的需要。目前,部分藏药材资源短缺的问题已经显得较为突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藏药材资源的产业化和持续利用,就没有藏药产业的可持续发展。随着藏药的需求量猛增,天然药材已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而且为了避免贵重药材的绝种,在保护与开发中培植工作显得更为重要。 三、突破藏药业可持续发展的资源瓶颈

    近几年来,藏药业发展迅速,规模不断扩大。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藏药企业在百家以上,青海省藏药生产企业有20多家,西藏自治区有40余家。据了解,这些企业中不少是在近年来"藏医药热"的带动下新建的,原来的企业也逐步扩产,因此对藏药材的需求量在不断增加。

    不论从现实的处境还是从长远看来,如果仅仅靠野生中藏药材供给整个产业的发展需要,只能是涸泽而渔,最终走上穷途末路,无法与规模化开发和产业化相适应。

    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张晓峰认为,随着藏药产业化的发展,藏药材资源资源利用强度的增加已成为难以逆转的趋势。而藏药材的资源的繁衍再生能力有限,因此有必要加强藏药材资源种类的人工引种栽培和繁殖驯养来提高资源的持续供给能力,这将成为解决药材(特别是常用药材)资源持续利用的重要途径。 但是目前,由于受地理环境、技术,以及起步较晚等条件的限制,青藏高原药材的人工种植规模,远远无法与内地一些省份相比。据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统计数字表明,青海省药材人工种植面积约在11万亩左右,而甘肃省已达90多万亩,当归、党参、大黄等品种的产量在全国占有相当的份额。

    2004年,国家颁布了《中药材生产管理规范》(简称GAP),并要求建立一批国家GAP管理部门认可的规模化药用动植物养殖种植基地,即GAP基地,这也将成为制药集团原料供应地。而为了使今后的发展不会陷入"无米下锅"的境地,目前青藏两省区上规模的藏药生产企业都着力于打造自己的药材资源储备基地。据了解,青海省已经批准青海唐古拉药业有限公司建立规模达31万亩的大黄种植基地、以及其他6个GAP种植基地;奇正藏药厂在西藏林芝地区创建了红景天种植基地;青海大地药业建立了藏荫陈种植基地,被列入国家"双高一优"工程。

    据青海省三普药业总经理李良学介绍,GAP种植基地的培育,既是企业可持续发展方面的考虑,同时也是企业产业链延伸的一个表现。此外,在把握原材料可控性的前提下,对青海的藏药资源进行深度开发,从源头抓起,使野外采集保证不了质量和数量的劣势被科技含量高的规模化种植所取代。 青海省唐古拉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萧融说,很多藏药数量的减少与无度的开发脱不了干系。如大黄的成长期为3年,即3年成药,如果开发之后不及时补种,就很容易出现断层。31万亩大黄种植基地的建立,将会为大黄资源的有序利用打下基础。

    青海省社科院专家认为,可以把发展药材种植与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相结合,将其作为后续产业,实行林、草、药套种,或与其他经济作物相结合的方式来进行。

    四、藏药业发展制约与机遇并存

    近年来,青藏高原藏药产业获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整个产业链条也在逐步的完善中。专家和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藏药业既存在着一些制约因素,也面临着行业重新整合,有更大的发展机遇。

    据悉,藏药业目前遭遇到的严峻问题主要表现为:企业间无序竞争日趋激烈;产业发展所需的动植物资源有日益枯竭之势;企业缺少拳头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特别是缺乏引领藏药走向现代化的企业家、营销、管理等人才;政府对药材的指导滞后等。

    据青海省社科院的专家介绍,目前藏药产业争夺原料、低水平重复建设的现象突出,表现为"弱、小、散",形不成经济规模,并且行业之间缺乏合作与联合,"小而全"现象严重,产品结构雷同,品牌混杂。企业的技术装备、生产工艺普遍落后;与《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要求差距大,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弱;缺乏具有较高水平、实践经验丰富的高级藏医药专家和懂经营、善管理的经营管理人员;专门参与国家藏医药发展研究的力量少,严重制约着藏药产业发展。从总体上看,若是长此以往,整个行业有崩溃的危险。

    专家指出,藏药产业管理上存在的一大问题是政出多门,没有一个有力的机构来明确和引导,如新产品的开发研制、技术改造的贷款、日常工作的管理指导以及GMP的认证工作均分别属于不同的部门,这样导致"龙王多了不治水"。同时,在资源有限的承受能力下,藏药产业不宜"遍地开花",仅仅强调总的产值有多少,而是要提高单个药品的科技含量和市场价值,将产业做精做强。目前政府对藏药产业的指导远远滞后于其发展速度。在"藏药热"的背景下,恶意竞争导致单个药品的市场价值升不起来。因此,政府必须对产业加以调节,以形成健康、持续的发展局面。

    青海省金诃药业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王世平说,现在藏药企业还是比较弱,原始资本的积累有限。而大部分的资本必须投入生产领域,保证起码的生产正常运转。所以投入市场运作和技术开发领域的资本势必不足,这也严重影响到了藏药业的长远发展。 业内人士认为,在这种看似问题较多、较为混乱的局面中同样隐含着发展机遇。王世平说,2004年,国家实行了"地标"升"国标"(地方批号换国家批号),凡未通过GMP认证的不准进行药品生产。这一措施将淘汰一批低层次、低水平的小药厂,准入门槛的提高将带给整个行业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而即使资本规模再大,达不到GMP的要求,也难以拿到生产许可证,这使得真正有资质的企业才能参与藏药的开发和生产。藏药行业将会更加纯净,产品的质量也将得到更有效的保证。 王世平认为,目前,藏药产业已经出现了整合的趋势。有一些小的厂家,开始"投靠"上规模、有实力的企业,小厂家将其产品交给占有一定市场份额和有一定市场控制权的企业运作。在市场层面的整合显示出一定结果后,必然上升到资本层面的整合,那时就会有一批在行业内占主导性的企业和有特色、有一定市场认可度的品牌出现。

    同时,也内人士认为,藏药传统的消费群体是藏族群众,可是当它发展成一个工业化产品时,传统的消费群体显然不能满足它日益增长的产量。而时下的"藏药热"在一定程度上,也有人们追求新奇的原因。要让这一行业长远、健康的发展,就必须结合对历史悠久的藏文化的宣传,使人们了解、理解藏药文化的内涵。做藏药,既是做产品,更是做文化。消费群体的进一步孕育和培养,是一柄"双刃剑",做得好将会提供大量理性、稳定和长期的消费市场,做得不好,藏药产业就极有可能是"昙花一现",长久、持续发展成为泡影。

    总之,制约因素与发展机遇并存是目前藏药产业所面临的形势。抓住机遇,迎接挑战,是藏药产业健康、有序发展的关键。

藏医药学的辉煌成就

  藏医学对我国少数民族有很大影响,如蒙古族医学、维吾尔族医学。从十三世纪中叶以来,藏族与元朝建立了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密切联系。在这种历史条件下,藏医药学也随之传播到了蒙古等地区。成书于1835年的耶喜巴勒登《蒙古政教史》记载:“自蒙古各地盛行佛教后,蒙古大德赴卫藏求学之风盛极一时。在藏求学圆满后,复还蒙古地方讲经修道,弘扬佛法,书贤能圣者甚多。”毫无疑问,这求学讲经自然也包括求藏医药之学了。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藏医巨著哎四部医典》等大批医书,被蒙古学者咱雅班第达等陆续译成蒙文。从此,出现了不少蒙古族藏医学者及论著。在蒙医药学的发展过程中,他们虽然吸收了当地医学及其他民族医学之精华并有所创新,但其理论基础仍不出藏医药学的理论范畴,藏医名著《四部医典》至今仍为蒙古族医生唯一的理论依据。

  近年来,藏医得到新生,引起国内外的普遍重视,国内外已掀起藏学热潮,其中藏医药学被视为主要内容之一。据有关资料报道,美国纽约于1983年创立“藏医协会”。迄今国际性藏医学术会议已举行过两次,一次是1983年由意大利的佐诚协会应用医学心理学中心主办“第一届国际藏医会议”,另外一次是於1986年4月18日在英国伦敦召开的由英国威尔康医史研究所主办的“关于中亚文献中所反映的古典藏医学的医学史学术讨论会”;国际上已有英、法、德、俄文等有关藏医书籍,偶尔也发表一些有关藏医论文。英国威尔康医史博物馆在1986年4月7日至7月31日举办过一次规模较大的藏医专题展览;印度、英告滚、美、法、德、前苏联等国的重点大学及有关研究机构多设有藏学及藏医学研究内容。总之,藏医是具有悠久历史、独具特色、疗效显著的一门科学,是藏族人民在复杂的自然环境中与各种疾病长期斗争所形成的民族医学,是中国医学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门。今天它与诸多先进的医疗体系相借雀友闹鉴和结合,已经并将更好地为藏族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健康服务。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藏医药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6月5日,经国家文顷罩化部确定,西藏自治区的强巴赤列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26名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2023年自考倒计时
2023年自考须知